「双核」标準?Rondo:KD抱团勇士让我感冒,湖人仅两球星
精彩推荐
40条哲理让你的内心强大起来,不再悲观厌世!
40条哲理让你的内心强大起来,不再悲观厌世! 引导语:人生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是相对公平的。在一个天平
40槟州议员宣誓就职林冠英赛夫丁超级后座议员
(槟城2日讯)第14届槟州立法议会今早举行新届议员宣誓就任仪式,除了首次以首席部长身份宣誓就任的巴当
40横扫让NBA少赚多少钱?联盟合作伙伴遭直接和间接的双重收
总冠军赛乾净利落,4场打完收工。在难忘今宵歌声中,2017-18赛季的NBA圆满结束,接下来该研究选
40款圣诞摺纸教程,来的太及时了
圣诞熊难度: 3星圣诞锺难度: 3星圣诞靴难度: 3星蜡烛难度: 2星圣诞帽难度: 3星十字架难度:
40款精锐尽出,Panerai于台北101举办2010全系列
以精密军方仪器风格受到消费者欢迎的义大利知名錶厂Panerai沛纳海,将于8月份起陆续引进2010年
40款麦片做的甜点和佳肴。已经传上万次了,赶快收藏吧!
葡萄乾麦片饼乾    份量约25片材料奶油85公克,细砂糖75公克,蛋1颗,低筋麵粉150公克,葡萄
主页 > J生活台 >《殖民地之旅》──佐藤春夫台湾作品群的研究与翻译 >

《殖民地之旅》──佐藤春夫台湾作品群的研究与翻译

发布时间:2020-06-10 20:34 访问次数:421

书名:殖民地之旅

译者:邱若山

出版社:前卫 

出版日期:2016/11/01

《殖民地之旅》──佐藤春夫台湾作品群的研究与翻译

(编按)佐藤春夫为日本近代名小说家、诗人,与谷崎润一郎、芥川龙之介同为大正期最着名的作家。由于对好友谷崎润一郎之妻的同情与爱恋而苦,佐藤春夫抑郁离开东京,返乡散心。在故乡受到居台执医的旧友东熙市相邀,佐藤春夫于大正九年(1920年)访台三月,返日之后,于大正十年至昭和十二年间陆续发表台湾旅行相关作品。

佐藤春夫的「台湾作品群」囊括数篇创作最高峰时期的佳作,透过敏锐的观察、丰富的取材,刻划他深刻的旅情与殖民地台湾的多元面貌。如〈魔鸟〉、〈雾社〉为其深入山地,与台湾原住民相关的杰作;〈女诫扇绮谭〉以台南旧港废屋的女鬼传说与诡谲悬案,营造迷濛奇幻的异国浪漫,被誉为「台湾散文文学王座」;〈殖民地之旅〉则是佐藤春夫访台期间与几位台湾文化界人士会面、交流的纪录,让此行更深入台湾被殖民的处境,并突显佐藤春夫对于台湾现实的知性观察与人道关怀。

佐藤春夫旅台系列作,由日本近代文学领域、佐藤春夫研究者邱若山进行选辑、翻译与注释,并取同名篇章命名为《殖民地之旅》,成为佐藤春夫台湾书写的最佳注解。

佐藤春夫「台湾作品群」的研究与翻译

《殖民地之旅》──佐藤春夫台湾作品群的研究与翻译

「佐藤春夫纪念馆」于一九八九年在他的故乡和歌山县新宫开馆。这个纪念馆所出版的《新编図録佐藤春夫:多様・多彩な展开》(二〇〇八年)里,对佐藤春夫的台湾之旅有如下的记述:

一九二〇年(大正九年)邀约当时陷入文学创作上的瓶颈、处于失意状态的佐藤春夫到台湾去的是在台湾开牙科医院的新宫中学时代以来的朋友东熙市。大概停留三个月,到各地旅行。在那期间帮他计画旅行日程,告诉他诸多关于原住民事情的是任职于台湾总督府博物馆的森丑之助(号丙牛)。在当时,担任总督府民政长官的是和歌山县出身的下村宏(号海南)。佐藤春夫的代表作《女诫扇绮谭》会题词献给下村海南、森丙牛就是这个缘故。归国后,佐藤春夫以这个旅行为题材发表了《旅人》、《蝗虫的大旅行》等作品,获得很高的评价。

在这段话里所提到的三个人,分别是邀约佐藤春夫、支持他、然后让这一连串的「台湾作品群」产出而实现的人们。

关于新宫中学时的同班同学东熙市,河野龙也做了很多的研究。河野指出东熙市是「把佐藤春夫从死胡同救出的人物」(《佐藤春夫读本》,日本:勉诚社,二〇一五年)。佐藤于七月七日到九月九日之间寄居在东熙市所开设的位于打狗(现在的高雄)的东齿科医院。那期间,在该医院的技工助理郑享绶导览下,于七月二十日到八月五日之间到对岸的福建、厦门去旅行,也看了鼓浪屿跟漳州。从这个旅行得到的作品是《南方纪行》(一九二二年)。

本书的翻译者邱若山,就如稍后所述,是台湾研究者当中研究佐藤春夫的先驱,也是佐藤春夫作品的唯一翻译者。着有研究专书《佐藤春夫台湾旅行関係作品研究》(台北:致良出版社,二〇〇一年)。根据该书指出,停留在东齿科医院期间,佐藤春夫也到凤山、左营、台南、安平去旅行;在安平的参观经验,留下了〈女诫扇绮谭〉(一九二五年)这篇名作。

东熙市的贡献不仅止于此。在佐藤春夫「台湾作品群」的产出上,具有重大意义的是认识森丑之助。东熙市和佐藤春夫于七月六日抵达基隆的那天,就去参观社寮岛(现在的和平岛)、台北的总督府博物馆(现在的国立台湾博物馆),把老朋友森丑之助介绍给佐藤春夫。由于这次见面,森丑之助得到了把台湾「蕃地」或「蕃族」介绍给这个日本年轻文学家的绝佳机会。他把三年前自己出版的泰雅族调查书《台湾蕃族誌第一卷》(临时台湾旧惯调查会,一九一七年)和杉山靖宪的《台湾名胜旧蹟誌》(台湾总督府,一九一六年)送给佐藤春夫。相对地,佐藤春夫则是获得了理解日本殖民地台湾的原住民事物的最高指导。还有,当时要进入「蕃地」需要有入山许可书,佐藤春夫也是由于森丑之助的安排,能够让民政长官下村宏为他安排跟高官相同的礼遇,实现山地之旅。下村宏很巧地也是和歌山县的人。如后面所述,森丑之助的信里写到:「下村长官为了介绍台湾,有着礼遇着名文人的想法。」(八月二十六日函)如此地,森丑之助充满热情地把台湾介绍给佐藤春夫,特别是热心地怂恿他到山地去。这件事,于纪念馆编辑、发行的《佐藤春夫宛森丑之助书简》(二〇〇三年)一书可以得知。早在七月十七日的信里,森丑之助就推荐佐藤春夫到阿里山、日月潭、雾社之旅。但当时因为碰到恐怖的暴风雨而延期。取而代之的是实现了前述的福建、厦门之旅。后来再次计画的阿里山、日月潭、雾社之旅,虽然又碰到颱风而使得阿里山之旅无法成行,不过于九月十八日到二十五日间,日月潭、雾社以及能高的旅行倒是实现了。从这时的旅行经验产生〈日月潭游记〉(一九二一年)、〈魔鸟〉(一九二三年)、〈雾社〉(一九二五年)等作品。之后,佐藤春夫经过埔里,并于九月二十七日到十月一日之间在台中停留。台中的停留经验则产生了〈殖民地之旅〉这篇作品。十月二日回到台北,就住在于三个月前才认识,提供他非常多台湾知识与旅游指南的森丑之助家里两个星期,于十月十五日踏上归途。差不多是一百天的台湾之旅终于结束。

在这里简单回顾佐藤春夫研究史。佐藤春夫研究始于岛田谨二的〈佐藤春夫氏の『女诫扇绮谭』〉(《台湾时报》,一九三九年九月;《华丽岛文学志》,日本:明治书院,一九九五年)。接下来的研究就要等到一九七〇年代。在这期间,战前有居台的内地人作家如新垣宏一、西川满、池田敏雄等关注过这个课题。台湾籍作家则几乎没有人提到佐藤春夫的文学或是「台湾作品群」。这点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进入战后以来,则是有少数日本人做过《女诫扇绮谭》的研究,新的研究则必须提到蜂矢宣朗于七〇年代写成的〈「雾社」覚书〉(《天理大学学报》,一九七三年三月)和〈文芸作品に描かれた雾社事件〉(《山边道:国文学研究誌》,一九七六年三月)这两篇论文,以及河原功〈佐藤春夫『殖民地の旅』をめぐって〉(《成蹊国文》,一九七四年十二月)。还有一九八二年蜂矢所写的〈「旅びと」覚书〉(《香椎潟》第三号)、以及一九九一年《南方憧憬:佐藤春夫と中村地平》(台北:鸿儒堂)的出版。接下来则是邱若山在一九九〇年所写的〈佐藤春夫台湾旅行行程考〉(《稿本近代文学》第十一号),以及森崎光子在一九九二年发表的〈佐藤春夫と台湾・福建省の旅—『南方纪行』『雾社』の旅〉(《作家のアジア体験—近代日本文学の阴画》,日本:世界思想社,一九九二年)等文。

其次,佐藤春夫研究大幅进展的论述,则是藤井省三的台湾文学论〈大正文学と植民地台湾〉(《日本文学》,一九九三年一月;《台湾文学この百年》,日本:东方书店,一九九八年)。这篇论文指出:〈女诫扇绮谭〉原本是作者对台湾国族主义以着充满友爱的眼神所写成的作品,但是受到岛田谨二「异国情调论」的影响,日本文化界不断地赋予本文「异国情趣文学」的解释。因此藤井省三全面否定岛田的论文,并提出〈女诫扇绮谭〉是书写台湾国族主义诞生的文学作品的解读观点。

接着,在二〇〇二年六月举行的日本台湾学会第四回学术大会「台湾文学における佐藤春夫とその系谱」的企划主题下,开展了新的佐藤春夫研究,以新的研究视野对佐藤春夫的「台湾作品群」进行研究的学者也一一出现。

在这期间,邱若山于二〇〇二年九月出版了前述的佐藤春夫研究专书《佐藤春夫台湾旅行関係作品研究》,同时也出版了译着《佐藤春夫──殖民地之旅》(台北:草根出版,二〇〇二年)。

之后,在日本,河野龙也以佐藤春夫研究获得博士学位(东京大学,二〇〇九年)。其他还有人类学者笠原政治的〈森丑之助と佐藤春夫〉(《幻の人类学者 森丑之助》,日本:风响社,二〇〇五年)以及桥本恭子《『华丽岛文学志』とその时代》(日本:三元社,二〇一二年)、和泉司《日本统治期台湾と帝国の〈文坛〉》(日本:ひつじ书房,二〇一二年)、大东和重《台南文学》(日本:関西学院大学出版会,二〇一五年)等,论及佐藤春夫与日本统治时代台湾相关课题的学者陆续出现。

在台湾的研究方面,则是从九〇年代开始,逐渐展开佐藤春夫的研究。从在日本发表论文的研究者来看,就有出版佐藤春夫研究专书的黄美慧(《佐藤春夫研究》,台北:大新书局,一九九八年)、姚巧梅(《佐藤春夫と台湾》,台北:致良出版社,二〇〇五年)、还有陈藻香、朱惠足、阮文雅、王泰雄、朱卫红、陈萱、魏徳文、简中昊等,研究者逐渐增加,而且研究的视野也相当多样化。

根据秋吉收在〈近代中国における大正文学の受容〉(《言语文化论究》,二○一四年十月)一文中对芥川龙之介、佐藤春夫研究论文的数量统计与比较来看,在中国,前者有三百零四篇,后者为三十二篇。在台湾,有关芥川龙之介的研究虽未做过调查,但在台湾的佐藤春夫研究也还不是很多。目前所知,在台湾出版的专书着作共有上述的三本,论文三十七篇,硕士论文十篇而已。

但是,佐藤春夫研究在台湾文学的研究上,就像伏流一样,展开暗潮。二○一五年一月三十一日,日本的佐藤春夫纪念馆举办了「佐藤春夫没后五十年国际シンポジウム『佐藤春夫と憧憬の地中国・台湾』展に寄せて」研讨会。在国立台湾文学馆于二〇一六年六月四日、五日所举办的「台日『文学与歌謡』国际学术研讨会」当中,研究者们追求日本文学和台湾文学的再会,佐藤春夫的文学将得到许多讨论。

前述邱若山的研究专书跟译着,对台湾的新世代研究者而言,是佐藤春夫研究的基础文献。从出版以来已历经十五年,仍持续发挥着这样的功能。译着早已绝版,如今重新再版,闻之令人欣喜。

佐藤春夫在台湾新文学尚未诞生的一九二〇年,以大正文学作家的身分旅行台湾。佐藤春夫眼前所看到的台湾,是日本统治二十五年的殖民地台湾。当时二十九岁(满二十八岁)的作家,在台湾的旅行中看到了什幺?

透过随笔、报导、童话、纪行、小说等各种文类,他如何描写台湾?台湾的读者,对当时身为「内地」人的日本作家,到底是以什幺样的视野跟感性来面对台湾人或原住民?他又如何和台湾的知识分子认识往来等等问题,应该是会抱持着无限的兴趣来阅读这些作品吧!

二〇一六年五月五日 记

邱若山 译

上一篇:
下一篇: